老济南的民谚俗语

我的青少年时代是在后宰门街(现明府城中百花洲畔)度过的。

在济南老城区中,这是一条有独特韵味的老街,有中西合璧的宗教氛围和浓重的文化内涵;庙市合一、商铺林立,特别是贫富杂居的现实,让我有机会立体、深入地接触和品味老济南的民俗风情和民谚俗语。街上既有声名显赫的官宦人家、书香门第“田家公馆”“郑家大院”,也有贩夫走卒、引车卖浆之流的草根民众。所以,草根的“教子民谚”和富家的“朱子家训”“曾国藩家书”杂处共生、相互渗透,交流起来毫无障碍。

就说教育孩子吧。

老济南草根民谚:“从小看苗——从小不成驴,到大是个驴驹子。”

意思是说,如果儿童早期的品德、素质教育和开发——砸了锅,就很可能消极地影响他们一生。青藏铁路被称为举世瞩目的宏伟工程,其建设总指挥部首席科学家张鲁新,就是咱们济南走出的精英俊才。他在答记者问时就说:“可能我确实从小就具备作为科学家所需要的严谨与细心。”当然,这一切不会一蹴而就,肯定离不开儿童、少年时期严格、耐心、良好的意志品质的培养以及学习(包括生活)方法和习惯的养成。

教育孩子做什么事都要量力而行。朱子曰:“凡事当留余地,得意不宜再往。”老济南民谚说:“有多大荷叶,包多大粽子”。

这句谚语本身就很有特色。那时候,大明湖里阡陌纵横的湖田、北园大片大片的藕池里都盛产荷叶,所以,干、鲜荷叶的应用就出现在市井生活的方方面面。例如,每年夏天,和后宰门街著名的九华楼饭庄、同元楼饭庄一样,老济南不少酒家、菜馆便新添一道很有特色的时令菜——荷叶肉,此菜肉质软嫩、叶香浓郁,堪称佳肴。即便是寻常百姓家,也常常熬制芳香四溢的“白糖荷叶粥”,喝一顿过把瘾。但是,荷叶质地比较“脆”,不能用来包粽子,据考证,端午节老济南贫民百姓用来包黄米粽子的不是荷叶,而是从大明湖里采来的苇叶。由此可见,民谚俗语虽然阴差阳错,却很有地域特色。

老济南的民谚俗语

教育孩子做错了事要勇于担当,不能推脱责任。民谚就说:“烧糊了饼子,别埋怨灶王爷爷。”

饼子也叫烀饼,是老济南穷苦人家常备的自制干粮:把玉米、小米、黄豆磨成的三合面掺水拌匀,团成纺锤体贴到煮饭的热铁锅帮上,一把火就把饭、饼一起做熟了,图的是省些买煤钱,但却往往顾此失彼,火候很难掌握,糊饼烂面是常有的事。这本来就和灶王爷扯不上半点关系,让他老人家负责,岂不是天大的冤枉?

如果某位小哥自己做了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就会向小伙伴们大肆炫耀:嘿!我把事办成了,凭的可是——真本事!“牛皮(鼓)不是吹的,泰山(高)不是垒的;鸭子嘴(扁)不是砸的,蛤蟆嘴(宽)不是(用刀子)拉(Lá)的。”

不该省钱的地方千万别省,否则肯定得不偿失。民谚则说:“省了盐,酸了酱。”旧时秋后,寻常百姓家常常自己泡制五香豆瓣酱,省点盐是小钱,酸了一大坛子酱岂不坏了吃饭的大事?

因事发生争执,首先要冷静地反省自己。朱子曰:“因事相争,焉知非我之不是?需平心再想。”草根民谚则会说:“不要老鸹(乌鸦)飞到猪腚上——只看见人家黑(那时候没有白猪),看不见自家黑。”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老济南这类涉及人生方方面面的民谚俗语非常丰富,充分体现了济南话特有的淳朴和深刻,即便是外地人也能品味到其语言的生动和形象。这些日渐淹没的民谚俗语不正是老济南宝贵的文化基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