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日报数字报刊

(一)历史,总是以纪念的方式来展示伟大事件所具有的划时代意义。

无论是在西藏文明进步史上,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还是在世界人权运动史上,发生在60年前雪域高原上的那场翻天覆地的大事件,都是一个值得大书特书、永久纪念的伟大事件。1959年3月28日,周恩来总理发布国务院命令,决定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边平叛边改革”。红旗漫卷、剑气如虹,中国共产党人以为中国人民谋幸福和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使命担当,带领西藏各族人民开创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纪元。

这场轰轰烈烈的伟大历史变革,彻底埋葬了世界上最后一块区域最大、延续时间最长的封建农奴制。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昔日政教合一、神权至上的黑暗统治,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西藏社会制度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实现了历史性飞跃。百万农奴翻身解放,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西藏由此迎来了一个人人生而平等的新时代。(下转第七版)

(上接第一版)

这场波澜壮阔的伟大历史变革,彻底废除了农奴对农奴主的人身依附关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昔日“会说话的工具”成了有家、有业、有尊严的自由公民,昔日等级森严、践踏人权的封建农奴制,被彻底扔进了历史垃圾堆。百万翻身农奴在党的带领下建立起人民政权,以主人翁的身份参加国家和西藏各级地方事务管理,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西藏各族人民从此与全国人民一道走上了繁荣富强的康庄大道。

这场规模空前的伟大历史变革,彻底结束了西藏社会长期停滞不前的落后局面。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昔日封闭落后、远离现代文明的“喇嘛王国”,永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央政府和全国人民大力支持西藏的发展进步,西藏各族人民勇于进取,顽强拼搏,建设美好家园,把贫穷落后的旧西藏建设成了经济繁荣发展、社会全面进步、生态环境良好、人民生活幸福的新西藏。西藏发展实现了由贫穷落后向文明进步的伟大跨越。

西藏民主改革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西藏发展史上,无疑是“人间地狱”与“人间天堂”的分水岭。民主改革为西藏开辟了光明的发展前景,创造了亘古未有的人间奇迹。历经60年的建设发展,一个传统与现代交相辉映的新西藏展现在世人面前。

试看今日西藏,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进入新时代,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西藏正与全国一道,阔步走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康庄大道上。

(二)“我们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一部厚重的中国历史,就是一部中国各民族诞生、发展、交融并共同缔造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历史。

西藏自古以来就是祖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中华文化始终是西藏各民族的情感依托、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

藏民族的先民不仅开发了西藏高原,创造了辉煌的历史和文化,而且为在政治上缔造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作出了重大贡献,藏民族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就是参与统一多民族国家缔造的过程。

新石器时代的昌都卡若遗址、拉萨曲贡遗址和那曲、阿里的藏北细石器遗址,与长江、黄河流域文化遗址在文化类型上的广泛而又密切的联系,是藏族与祖国其他兄弟民族结成不可分割统一体的历史起点。

罗布林卡新宫文成公主入藏联姻壁画、大昭寺前历经千年风雨的唐蕃会盟碑以及“大唐天竺使之铭”……见证着西藏与祖国内地血浓于水、社稷如一的亲密关系。

西藏自古处于中央政府的管辖之下,从元朝在西藏建立萨迦地方政权代表中央王朝管理具体事务、制定贡赋制度、设立驿站,到明朝在西藏建立卫所、设立僧录司茶马司、对各教派上层封授各种名号,再到清朝设置理藩院、颁布《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册封达赖班禅规范活佛转世,无不宣示着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的有效主权。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但从未放弃对西藏的主权。从中华民国颁布的第一部宪法《中华民国临时约法》规定西藏是中国的一个行省、到设立“蒙藏事务局”“蒙藏院”“蒙藏委员会”,切实维护了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西藏地方始终未脱离祖国大家庭。

历史无可辩驳地表明,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是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一员。正如“十七条协议”中所指出的,“西藏民族是中国境内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与其他许多民族一样,在伟大祖国的创造与发展过程中,尽了自己的光荣的责任”。

(三)旧西藏,农奴和奴隶没有“人”的尊严,没有“人”的自由,更没有“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