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上的宁波:东亚文都的历史足迹

2018年6月,经过4年多的编撰,古旧地图集《地图上的宁波》正式对外发行。这部地图集汇集了300幅与宁波有关的古旧地图和现代地图,跨越宋、元、明、清及近现代700多年历史;每幅地图配有简要说明文字。

全书分为“地雄东南(全国地图上的宁波、浙江省地图上的宁波)”、“域统山海(宁波古旧地图集和单幅地图)”、“境分乡邑(城区、县区、乡镇)”、“图呈万象(自然、经济等地图)”、“港通天下(西方人绘制的地图)”五个部分。展现在读者面前的这本地图集,宛如一幅历史长卷,呈现了一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不禁让笔者想起一句哲言:“未来的种子深埋于过去之中(The seeds of the future lie buried in the past)”。
方志之乡
一般而言,最早的地区地图保存在地方志里。宁波地区现存最早的地图就是存于创自南宋宝庆二年(1226 年)、成于绍定元年(1228年)《宝庆四明志》。这套图有16幅,包括《府境》《罗城》《府治》和各县境、县治图。

地图上的宁波:东亚文都的历史足迹

南宋《宝庆四明志》罗城(府城)图

地图上的宁波:东亚文都的历史足迹

笔者搜寻到的彩版南宋《宝庆四明志》定(镇)海县境图
中国拥有数量浩繁、延续不断的地方历史文献——方志。汉朝时期,中国的第一部方志《越绝书》便在宁波所在的会稽郡诞生。现存宋代方志,全国总数不过28部,其中属于今浙江的就有15部,宁波有3部。雕版印刷术发明前,书籍全靠人工传抄, 传抄者大都不会绘图, 因而在传抄中常常抄文舍图;而纯地图更容易损毁散佚。因此,保留至今的古地图很少。
宋代以后印刷术得到了推广和发展,兴修地方志也成了南方的传统。宋代两浙路的方志,常绘制地图附于舆地部分,或是在卷首增加地图。这样,一些古代地方地图因依托志书得以流传至今。
《宝庆四明志》保存的庆元(宁波)府属各县境图和县治图恰好是我国最早的一批县境图和县治图,这套珍贵的地图便收录于《地图上的宁波》第二编“域统山海”之中。
南宋是宁波发展的黄金时期,绍熙五年(1194年)因宁宗幼时遥领明州观察使,以次年即位年号“庆元”为府名,升为庆元府。《宝庆四明志》中的府境图和府治图相当重要,明确了府治所在位置三江口和府城公署分布。古代地图虽然抽象,精确度无法和现代相比;但比起文字的表述,显然更为直观、形象,定位明确。对于古文献语焉不详或记载阙如的东西,有图为证,方便考证历史。否则,由于古今地名差异,很容易陷入误区。
《唐会要》记载:“长庆元年(821年)三月,浙东观察使薛戎上言:明州(治)北临鄞江,城池卑隘,今请移明州于鄮县置,其旧城近南高处置县(治)。”这句话被后人理解成唐代的小溪(今鄞江镇)是州治,后来迁移到三江口。但考古过程中,鄞江镇至今未发现与古代城址相关的任何遗址。
《唐会要》的鄞江,其实是整个甬江水系。北临鄞江,指的是当时的慈溪江(今姚江)。一直到明代,屠本畯《甬东江北歌》也写道:“甬东北岸鄞江上,习习腥风五月繁”。这里的“甬东北岸”在鄞县定海(今镇海)县交界的江北岸,所临之江当为今甬江;而日本遣明史的文献也把今镇海段的甬江称作“鄞江”。
所以本书导论提到了这一最新的考证观点,“小溪镇从来就没有设置过任何县级以上的治所……821年,唐朝政府只是把(城里的)州治和县治交换了一下位置”。

地图上的宁波:东亚文都的历史足迹

遣明使笑云瑞欣的主要行程
另一套值得一提的方志地图是《嘉靖宁波府志》地图。《嘉靖宁波府志》修成于明嘉靖三十九年(1559年),为本郡鄞县人南京兵部尚书张时彻编纂。随着嘉靖大倭患的爆发,明朝政府先后在宁波设立海道副使、浙直总兵等官职,本书《郡治图》和《定(镇)海县境图》内的公署正反应了这段抗倭史。
由于镇海处于诸蕃朝贡的官方第一站,可高配到正一品的浙直总兵府设置在镇海城内,到了万历年间,浙江巡抚也定驻镇海;而宁波府城内最高官员也只是正四品的海道副使,形成了有意思的府县倒挂现象。从地图中,也能品味出这段故事。

地图上的宁波:东亚文都的历史足迹

《嘉靖宁波府志》郡治(府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