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韩秋韵:多极化时代的日本国家定位

人民网3月9日电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李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博士后韩秋韵在《日本学刊》2016年第1期发表《多极化时代的日本国家定位》。

李文、韩秋韵认为,不同于殖民扩张时期即列强时代,自21世纪开始的新型国家关系构建时期即多极化时代,和平发展成为大国更替的主要方式,合作与共赢成为决定人类社会稳定和发展的主要因素,结伴取代结盟成为国家间互动方式的最佳选择,国际体系在整体上更加富有可调整性和兼容性。在大国目标和达成这一目标的资质及条件之间存在明显差距的情况下,日本力图通过修改和平宪法,扩充军备,结盟对抗,颠覆二战后国际秩序而跻身大国,与时代潮流背道而驰。树立“以德立国”的理念,实现本国发展战略与周边国家发展战略的对接、本国的外交政策与现有国际体系和秩序的对接,应是日本从目前政治孤立、经济低迷状态得以解脱的正确选择。

李文、韩秋韵在文章中指出,纵观世界发展历史,从殖民扩张的旧时代即列强时代,到冷战时期即联盟时代,再到新近的新型国家关系构建期即多极化时代,大国的兴衰更替与大国关系性质的变化,清晰地反映出人类社会从对立、矛盾与冲突向和平、和谐与合作演进的基本脉络。笔者力图通过对近代以来大国兴衰更替的历史进程和日本在这一进程中的地位与角色的考察,揭示多极化时代日本的国家定位与实际掌握的权力资源之间存在的差距,为达成世界大国目标日本所采取的举措与世界发展趋势的背离,以及日本的所作所为对中国和平发展理念与实践所形成的挑战。

多极化时代日本的倒退指向

在亚洲和世界的权力格局以及国际体系都发生调整与变化的重要历史时刻,日本力图着手重新确立它在国际秩序中的地位与作用。在大国目标与达成这一目标的资质和条件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的情况下,日本力图通过带有对抗性、进攻性和颠覆性的举措再度跻身大国行列,“推舟于陆”,其结果只能是“劳而无功”。

(一)承袭霸权思维,力图再次成为亚洲领导者和支配者

在对历史与现实加以审视时,日本人惯于把对自己有利的一面加以夸大,把对自己不利的一面尽量缩小。二战结束后不久,经济“大国化”的过程和经济大国地位的确立使日本人因战败而一度失去的民族自信得到恢复。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多数日本人一直认为,“日本人比其他国家的国民更具有优秀的素质”,“日本是世界一流国家”。

通过发展经济再次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使日本国家领导人再次萌生了做亚洲领导的想法。1978年,即将接任总理大臣的大平正芳提出“环太平洋共同体设想”,主要内容就是将东亚和日本纳入一个体系,像美国照顾中南美各国,德国特别照顾欧共体,欧共体特别照顾非洲那样,日本对东亚各国与地区加以照顾。 1985年以后,日本更加明确意识到东亚地区对日本和世界经济的重要性,开始从太平洋时代的战略高度来考虑亚太经济战略,力图通过亚太经济战略争取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主导地位。日本前情报调查局长、驻泰国大使冈崎久彦的说法具有代表性:“今后世界是亚洲的时代,日本应该以亚洲太平洋地区为中心发展国力,应综合地调整亚洲政策和战略,以争取亚洲超级圈。”其后,日本学术界又推出了主张由日本在经济上领导亚洲、主导亚洲的所谓“雁行模式”。但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经济陷入长期低迷与停滞状态,做亚洲领导的想法并没有和经济泡沫一样破灭,反而成为一届又一届政府孜孜不倦的追求。

在多极化时代,指望依靠扩充军力成为世界大国已经是一条走不通的道路,但日本却心有不甘。翻案、修宪、扩军,是日本最近几届政府谋求政治、军事大国地位,再度称雄亚洲所采取的三大举措。歪曲和美化侵略战争,否认强征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参拜靖国神社,设法修改现行“和平宪法”中有关“放弃以国家权力发动的战争、使用武力或武力威胁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的条款,目的就在于使日本能够名正言顺地解禁集体自卫权,再次成为军事大国。

日本国土纵深小,能源与市场严重依赖海外,强烈的危机感,使日本为本国利益非常渴望将世界体系的一部分置于自己的监督甚至掌控之下。因此,日本历史上一直具有强烈的开疆拓土的欲望和冲动,对别国领土有着特别的贪婪。通过甲午战争,日本霸占了中国台湾。1910年,吞并朝鲜半岛,通过“九一八”事变,霸占了中国东北三省。1937年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企图霸占整个中国。后来又于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目标直指东南亚和太平洋国家。但由于战败,日本无条件投降后,不得不把上述掠夺的土地如数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