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看門人單霽翔退隱故宮網紅路誰其守之

原標題:掌門交棒 故宮網紅路誰其守之

紫禁城看門人單霽翔退隱故宮網紅路誰其守之

  “我不是故宮的掌門人,我是看門人。”單霽翔這句自謙的話,在4月8日變成了現實。在任七年,他讓有著近600年歷史的故宮不再高高在上,讓價值連城的文物真正“活”進了百姓的日常生活中,然而這位“看門人”在讓故宮越發“接地氣”的同時也始終沒能逃脫非議。如今,單霽翔盛極而退,敦煌掌門人王旭東趕赴京城、入宮接棒,面對未知的明天,故宮又將如何擇善而從?

  故宮“看門人”退隱

  “故宮第六任院長、‘看門人’單霽翔退休,敦煌研究院院長王旭東接任。”4月8日,故宮博物院方面証實的這一消息一出,瞬間引發熱議。這些年,孤傲高冷的故宮變得越發親和有趣,故宮文創產品也從威嚴高閣走入尋常百姓家,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這個自稱是故宮“看門人”的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而他也一度被稱為是紫禁城的“掃地僧”。

  從賣萌的雍正到賣斷貨的故宮口紅,從《我在故宮修文物》到《上新了·故宮》再到故宮上元之夜燈會,單霽翔在任的這些年裡,故宮仿佛再也不是當年的故宮,而這也成了如今單霽翔退休能夠引起廣泛關注的關鍵所在。

  這一切還要從7年前說起。當時故宮因失竊、錯別字、逃稅等問題正經歷著它的低潮期,58歲的單霽翔臨危受命,接過故宮掌門人的帥印。五個月的“摸底”之后,單霽翔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先將故宮的可參觀區域進行大規模開放,截至2018年,故宮開放面積由2014年的52%,達到80%以上,8%的文物向公眾展出。

  而在故宮開發的文創產品中,正襟危坐的皇帝和娘娘變成了“宮廷娃娃”擺件,雍正帝的朱批“朕就是這樣的漢子”被印在了扇子上,故宮館藏文物的紋樣被做成了口紅的外包裝。據單霽翔透露,早在2017年,故宮文創產品的銷售額就達到了15億元。單霽翔曾表示:“我們的文物得不到保護的時候是沒有尊嚴的,得到了展示就是光彩照人。到2020年,紫禁城600歲生日的時候,我們要故宮收藏的每一件文物都必須光彩照人。”

  高歌猛進中爭議不斷

  單霽翔執掌故宮的七年,故宮不僅進一步擴大開放空間,更通過文創衍生品、特色活動等方式拉近與人們的距離,從而實現高歌猛進的發展。但在這一系列成就的背后,也存在著種種的“是與非”。

  去年12月,“故宮文創館”與“故宮淘寶”相繼上線眼影、腮紅等衍生彩妝。沒想到的是,此前被頻頻夸贊的故宮衍生品卻在此跌了一個跟頭,消費者對“故宮淘寶”彩妝產品的質量、實用性等方面不斷發出質疑。質疑聲還未消失,“故宮文創館”與“故宮淘寶”兩家店鋪又令消費者產生誰才是正牌的疑惑。仔細查詢才發現,共有5家企業為故宮開發文創產品,一時間故宮授權紛雜的情況浮出水面。在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看來,授權的價值就在於稀缺性和排他性,雖然授權多家會帶來短期的利益,但長此以往則會喪失消費者對產品的信任度。

  彩妝衍生品只是讓故宮引發爭議的事件之一。兩個月前,600歲的紫禁城在94年裡首次開放夜場並舉辦上元燈會,但隨著燈會的相關視頻、照片的傳播,“土味較重”、“有些失望”的聲音也隨之傳出。此外,今年2月故宮推出的新菜品火鍋同樣毀譽參半,部分人對此較感興趣並有意嘗試,但也有不少人擔憂是否會影響到故宮的保護,最終該火鍋也遭遇叫停。

  魏鵬舉認為,通過布局文創衍生品並進行相關嘗試,符合博物館的發展方向。讓故宮在展覽展示、學術研究的基礎上進一步延伸更長的產業鏈,關鍵在於如何合理有效地開拓新領域。

  后單霽翔時代的“網紅路”

  對於單霽翔的改革,中國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員吳麗雲直言,在人們的眼中,單霽翔已緊緊地和故宮開放、年輕甚至網紅的形象綁定在了一起。“隨著故宮院長人選的變化,未來故宮的發展方向勢必也會有所調整。”吳麗雲表示,無論如何,故宮很難再出現第二個單霽翔了。

  “從王旭東的經歷和以往的公開表態來看,這位新院長相較於單霽翔可能更加內斂和保守。”吳麗雲表示。此前,業界曾流傳著王旭東的一句“名言”:“寧可步子慢一點,不能讓莫高窟形象垮掉。”“可見,王旭東上任后,故宮可能會有新的拓展,但不一定會繼續現在全線開放、非常時尚的發展路子。適當保持已有發展態勢的情況下適度收縮,才是可能性更高的新方向。”吳麗雲預測,在故宮注重的文創產品開發上,王旭東可能會在原有基礎上進行一定的收縮,重新梳理與各個合作方之間的關系。對於文創產品開發,王旭東也曾表示,希望通過創意將敦煌的文化傳播出去,而不是隨便在一個產品上貼上敦煌的標簽,“敦煌的二次傳播應該是貼金而不是貼牌”。針對故宮未來會如何發展,北京商報記者第一時間聯系故宮方面,截至發稿時,未得到對方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