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柏泉人!武汉籍著名哲学家张世英自传

我是柏泉人!武汉籍著名哲学家张世英自传

  张世英先生

  我 1921年5月出生于武汉市东西湖区的柏泉乡。解放前,柏泉乡是一个小岛,四面环水,难与外界相通,我从小就听父亲说,这块地方是世外桃源。我祖父是乡间裁缝工,父亲张石渠靠借债读书,毕业于武昌高等师范,在武汉市中小学任教,他经常教育我,生长在柏泉这块土地上,就要像松柏一样有岁寒后凋的精神。

  

我是柏泉人!武汉籍著名哲学家张世英自传

  柏泉茅庙集

  我九岁前在乡间私塾念书,父亲寒暑假回家,教我背诵《论语》、《孟子》和《古文观止》。《桃花源记》是我背诵得最熟的名篇之一,父亲在我面前总爱称道陶渊明“不慕荣利”,“不为五斗米折腰”。柏泉乡的地理环境和父亲对我的教育,给我后来的清高思想和喜爱道家的思想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我九岁时随父亲到汉口念小学,念到高中二年级时,文理分班,我选了理科班。原因是:一、在旧社会里学理工科的比较容易找职业;二、学理工可少与人打交道,很显然,这与我一贯的清高思想密切相关。

  1941年春,我获湖北省高中毕业生会考第一名,但因曾骂过一个三青团员“只会胡闹,连最简单的几何题也不会做”,被列入黑名单。进步同学暗中通知了我,就在会考结束的次日,我们十几个人星夜逃离位于鄂西山区的母校,到了重庆。这时,我开始思索,为什么像我这样一个不关心政治的人也会被列入黑名单?我的同班同学有几位都是班上的佼佼者,为人正直,为什么被捕入狱?从那以后,我开始萌发了一点研究社会、改造社会的意愿。

  1941年秋入昆明西南联合大学时,我选择了经济系,以为学经济是济世救民之道。可以说,从想学理科到学经济是我志愿上的第一次转变。西南联大文科各系都把哲学概论列为公共必修课。我选修了贺麟先生讲授的哲学概论。贺先生在课堂上曾讲到池塘里的荷花出污泥而不染,乃是真正的清高,也是辩证法。贺先生的课似乎给我的清高思想提供了一个哲学上的说明。学了哲学概论之后,我觉得哲学比起其他人文学科来,更能直接接触人的灵魂,而且哲学似乎也更适合我一向爱沉思默想的性格。就在这样一个主要思想支配下,我于1943年转人哲学系,走上了哲学之路。从学经济到学哲学,是我志愿上的又一次转变。在哲学的海洋里,我如饥似渴地吸收能够学到的一切:经验论、唯理论、大陆哲学、分析哲学……由于贺先生的影响,最吸引我的还是黑格尔哲学和新黑格尔主义,我的大学毕业论文题目是“新黑格尔主义者布拉德雷的哲学思想”。联大毕业后,我被保送入清华大学研究院,后因家境贫寒,终于放弃了做研究生的愿望。

  

我是柏泉人!武汉籍著名哲学家张世英自传

  柏泉的自然风光

  毕业后,相继在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和北京大学任教。曾经开设的课程有:形式逻辑、马列主义哲学史、列宁的《哲学笔记》、西方哲学史、西方哲学史原著选读、现代资产阶级哲学批判、黑格尔哲学、黑格尔的逻辑学、康德黑格尔哲学、新黑格尔主义、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等。曾任南开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天津高等院校讲师助教联合会主席、北京大学校学术委员会委员、北大外国哲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湖北大学哲学研究所所长;现为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顾问、中西哲学与文化研究会会长、全国高等院校西方哲学学科重点学术带头人、国际“哲学系统”研究会会员、英国剑桥国际传记研究中心名誉顾问、《德国哲学论丛》主编。

  我的哲学研究大体上可分为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 50年代初到60年代中,此间我比较集中地从事了西方哲学史特别是黑格尔哲学的研究,发表了一些有关这方面的专著和论文。在这一时期,主要是1958至1966年,曾负责《光明日报·哲学》专刊的全面编辑工作,兼西方哲学方面的审稿工作。第二个时期是1979年以后特别是80年代中期至今,此间我除了继续西方哲学史和黑格尔哲学研究外,着重从中西古今的比较研究入手,试图梳理出中西哲学各自的发展线索和二者的结合点,为未来的中国哲学和理想人格寻找一种可以选择的方向。

  在西方哲学史的研究方面,我的重点有二:一是对西方哲学发展线索的研究。我认为在西方哲学史上,从中世纪到现代,人权和人的自由的发展大体上经历了三大阶段,在第一个阶段,人的个体性和自由本质受神权的压制,文艺复兴把人权从神权的束缚下解放出来;在第二个阶段,人的个体性和自由本质被放到了超感性的、抽象的本质世界之中,从而受到旧形而上学压制;第三个阶段即黑格尔以后的现当代西方哲学,人的个体性和自由本质逐渐从彼岸世界和超验的抽象世界中解放出来而被放在现实具体的生活世界之中,人逐渐成了具有知、情、意的活生生的人。这是一个更能伸张人性、更能体现人的自由本质的阶段。另一个研究重点是对德国哲学特别是康德黑格尔哲学的研究。我系统研究了黑格尔哲学体系的绝大部分。我的《论黑格尔逻辑学》和《论黑格尔的精神哲学》被认为是中国“系统论述”黑格尔哲学体系中这两个部分的“第一部专著”(见《论黑格尔的逻辑学》日译本译者序言及 1987年《中国哲学年鉴》等)除此之外,我还著有《论黑格尔哲学》、《黑格尔精神现象学述评》、《黑格尔(小逻辑)译注》,还主编了《黑格尔辞典》。我认为,黑格尔的精神哲学是其全部哲学体系的最高峰,黑格尔哲学是关于人的哲学,精神哲学部分应比他的逻辑学部分受到更大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