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版体坛走笔:烟雨阆中落子声

海外版体坛走笔:烟雨阆中落子声

 

  图为来自京城的专业棋手(前左)接受本地业余棋手挑战。

 

  当我从手机上看到人民体育的朋友传来首届女子围棋名人战的短视频时,我惊叹了。我们既可近距离从细节观看盘面对局和棋手表情,又可从空中鸟瞰四川阆中古城中央展开的宏达纵横布局;我们似乎能听到落子的清脆之声,还能闻到远古的悠扬之韵。本以为阆中就是一座千年文化古城,说起和围棋的渊源也没有什么。而这一切,通过围棋、旅游、太极、文化、数码、航拍,似乎都显出了亲缘的关系。

  3月22日,春雨蒙蒙的早晨,我踏着阆中古街的石板路,来到古城中心中天楼。这里即将上演一台文化、旅游、围棋综合大戏。很快,天随人愿,雨完全停了。10时整,指导棋赛拉开战幕。来自京城的5位专业棋手分别在5个方位接受本地业余棋手挑战。在中天楼下,著名国手华以刚接受四川年轻女棋手一对一挑战;在东街,身着汉服的美女棋手陈盈接受当地10名小棋手轮番挑战;在南街,身着唐服的国手刘菁接受当地业余棋手车轮战;在西街,身着明朝服饰的国手容坚行与10名挑战者落子如飞;在北街,身着华丽清朝服饰的美女棋手徐莹受到追捧,场面十分热烈。

  中天楼是一座始建于唐朝的3层明清建筑风格木质高楼,在一大片古城区中拔地而起,气势恢弘。它是阆中古城的风水坐标和穴位所在,古城街道就是以它为轴心,呈“天心十道”向四面八方次第展开,故将之称为“阆中风水第一楼”。它像是八卦图的中心,又像是围棋盘的天元。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林建超在女子围棋名人战决赛开幕式上说到,决赛在川北名城阆中举行,本身就是重大围棋赛事走向传统文化腹地的标志性事件。阆中从秦朝开始名闻天下,阆中所凝聚的中国传统文化有很多是和围棋密切结合的。不像其他地方有很多名人名将来评判,阆中与围棋的联系更多表现在文化的融合上。如阆中人落下闳创立太初历和浑天说以及完善二十四节气,这些都与围棋有某种潜在关联。棋经十三篇中提到的围棋棋盘是外周七十二道,这与二十四节气等于七十二候暗合,是节气文化和围棋文化内在的交融。中国古代先哲们已把两种文化的融合点揭示出来了。

  中国文化的哲学意味和脉络传承很多是相通的。传说生于阆中渝水的中华文明始祖伏羲创制太极八卦,就与黑白相生相克的围棋有某种关联。在黑白子交织缠斗的棋盘上洋溢着许多哲理,也与中国古代很多学说理论一脉相承。阆苑仙境正是一个优秀传统文化的集萃之地。诗人杜甫在阆中写下的《阆水歌》中第一句“嘉陵江色何所似,石黛碧玉相因依”,也可让人联想到围棋的黑白相依相斥。东方哲学是博大精深的海洋,围棋是其中的一颗珍珠。

  围棋的包容能力和兼容能力是很强的。围棋融科学、智慧、文化、艺术和竞技为一体。它像一颗种子,在中华文化的大地上,总能够生长出一棵棵参天的大树,总能够产生一个个神奇的故事。就像我们这些天在阆中本源堂外的两棵千年大榕树下乘凉一样,我们在围棋的世界中分享着中华文化带来的福荫。特别是插上了人工智能翅膀的围棋,融合能力更强。不仅在棋盘上推陈出新,让人难以捉摸。女子围棋名人战的夺冠热门纷纷出局,新人辈出更显围棋的深不可测;棋盘外的视野越来越广博,将深厚的历史功力变成强大的融合力。

  中国围棋名人战有30多年的历史,在神州大地是很有魅力的。而女子围棋的发展更具魅力,其搭建的不仅仅是围棋文化和古城文化融合的平台,还有教育的平台、娱乐的平台、旅游的平台。作为这次活动主线的女子围棋名人战,会对当地围棋运动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每盘比赛的对局,几名著名国手都轮流在阆中本源堂观戏台进行精彩大盘讲解,吸引了众多业余棋手观赛。而女子围棋名人战争夺冠军的对局,也通过媒体,让世界了解围棋、了解阆中。特别是广东棋手陈一鸣三段击败王爽四段夺得名人头衔后,在阆中的陈一鸣亲友团、广东媒体等都欢呼雀跃,围棋名人战的感召力一下辐射到全国各地。

  如今,人们心里都明白了,围棋与地方的结合,推动的不仅仅是围棋。

(责编:苗楠钰(实习生)、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