阖家欢乐:品老醯儿年

  民以食为天,不同区域的民众依照当地特有的环境条件,形成多样的饮食习俗,不同的饮食习俗又在日常生活的交流过程中,表达了民众最为朴素的心理需求。千百年来,三晋儿女在这片黄土地上劳作生活,形成了一整套内涵丰富的春节饮食民俗。他们将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融入整个春节期间的食材制作过程中,从进入腊月开始,随着年节的推进逐渐升温,最终在正月初一这一天达到高峰,之后又慢慢消散,倾注着民众对来年生活的美好愿望。
年味伊始:
甜蜜中的等待
  从腊月初一起,太原南郊便开始进入过年的准备阶段。这一天,家家都要炒五谷,把玉米、小麦、高粱、黄豆、瓜子等放在锅里炒熟,以此祈求来年五谷丰登、不生虫害。孝义腊月初一叫爆食节,这种习俗现在民间仍有流传。这天家家户户都要爆炒豆花、米花,在西部山区烧莜麦花、油炸小麻花,有的家户还焙小麻饼。炒炸食品时会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这种爆发的声响可以祛除家人一年身上的灾难,去掉晦气,高高兴兴迎接新年。
  进入腊月就渐渐有了过年的气氛,有些地方在腊月初五就开始喝“五豆粥”,用豇豆、黄豆、绿豆、豌豆、白米及黏米熬成粥,称为“五豆”。五豆粥的食用很有讲究,首先供奉神明,而后方可全家食用,并且不能吃完,需留下一些藏到初八,和小米、核桃仁、豆腐、红枣一起煮食,还要剩下一部分留到年节,混着新饭一起吃,表示新的一年吃喝不尽。
  腊八粥也被称为“八宝饭”,最早起源于古代岁末酬谢神灵、期盼丰收的“腊祭”习俗,后来与佛教融合在一起。相传这一天是释迦牟尼成佛的日子,佛寺要造粥供奉佛祖,后来此习俗流传到民间。现在的腊八粥一般以黄米、小米、大米、红枣、核桃仁、花生仁等粮食干果焖煮而成。这天人们要早早熬制腊八粥,并且要在日出前食用完毕,否则会得红眼病。人们还会在这天食用腊八菜、腊八面、腊八饺子和腊八饭等特殊节俗食品,有些地区会制作腊八醋和腊八蒜,以备过年时吃饺子用。
  祁县的腊八粥独具特色,是用八种煮熟的豆子与黄米、倭瓜一起蒸成糜饭,于初七晚上冻到院外,初八清晨食用,据说吃下这样的腊八粥可一整年不牙疼。在晋北地区,腊八这一天有打冰、制冰、占卜习俗,人们根据粥结成冰后的形状来预测来年收成的好坏。忻州五台县一带民谚有“荤年素腊八”的说法,当地的广大民众和信佛者都会在腊八这天忌荤腥。吃腊八粥讲究在太阳出山之前,吃前先敬佛,然后再用筷子往院内各棵树上抹一些,俗称“祭树”,有除虫防虫的寓意。在太原南郊,煮好的腊八粥要先分别在祖先和家神牌位前夹一些,门环、石磨、井台上抹一些,称“祭神”,然后再全家分食。此外,有些人家父母还会给在外的游子留一份腊八粥,如今这一习俗在各地仍有流传。
年味渐浓:
热烈中的期盼
  腊月二十三,是打发灶王爷升天的日子。相传这一天,灶王爷要上天向玉皇大帝对人间一年的工作进行汇报,民间将这天的祭灶仪式称为“送灶”。这一天,许多地方会以饧瓜为贡品敬奉灶王爷。饧瓜是一种用麦芽或谷芽熬制成的黏性很大的糖稀,冬天放屋外冷却后,揉成圆形球状的糖性食品。除祭祀灶神外,在傍晚天黑时,全家的每一位成员都要吃一块饧瓜。关于这项习俗,民间有两种解释:一种说法是人们担心灶王爷上天告状,害怕会受到惩罚,于是用糖来糊住灶王爷的嘴,希望灶王爷“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另一种说法是人们认为祸从口出,所以吃了饧类食品就会保证自己不乱说闲话,避免灾祸。
  从腊月二十三祭灶仪式过后,山西各地就开始准备春节期间的食品,各家都要蒸、煎、炒、炸各种面食、肉食和蔬菜食品,以供正月初一至初五食用,在这五天内不做新饭,民间叫不动锅灶。蒸食主要有蒸馍、花卷、面花、枣山,炸食主要有撒子、麻花、油糕、炸豆腐、炸土豆等,炒食有面茶、花生、瓜子、黄豆、玉米花等,煎食有各种油片和摊黄(煎饼)。晋南大部分农村每逢腊月三十,都要蒸制一种当地叫“高垛儿”的花馍做供品。一尺多高,似塔,四五层,每层都用面做成许多S形,然后卷上红枣围成圆圈,顶端是一个面石榴。初一全家分食,最上一层分给当家的老人,叫“夺魁”,晚辈吃最下面的一层。
  合碗子是平遥县别具风味的肉食。一般做法是把肉块烧好后切出小块放入碗中,每碗放五两,上锅大火蒸制,直至肉熟透到油脂流出肉块,出锅后在阴凉处冷却并储存,等到年节时拿出来加上不同口味的汤料再上锅蒸热即可食用。“合碗子”本是平遥当地的一种土制碗,后用作放置肉食的容器,便以此来代指在这一容器中做出的肉食。
  山西人以面食为主,每逢过年,临汾乡宁人必不可少的就是蒸花馍,这是一年中家家户户最期盼的事儿。这些花馍在春节期间不仅供自家食用,还是拜年走亲戚时相互馈赠的礼物。在这一特殊的时间节点上,蒸馍的数量与平日里相比要多得多。在农村,街坊邻居,三五合伙儿,互相帮忙,往往一户人家要蒸上一整天。待到天黑时,户均一百二十多个枣花馍也就蒸成了。枣花馍分“大馍”和“小馍”两种,“大馍”是为比自己辈分大的亲友准备的,“小馍”是给平辈亲友准备的。枣花馍的样子像一把金“如意”,美味自不必说,是乡宁人春节期间最有年味儿的节俗符号。原本普普通通的食材,经过一双双巧手的加工变得富有灵气,家家户户在忙碌与热闹的氛围中期盼着春节的到来。
年味鼎沸:
祝福中的狂欢
  饺子是一种历史悠久的民间吃食,吃饺子也是山西人在春节时必不可少的民俗传统。饺子因取“更岁交子”之意得名,深受老百姓的欢迎。民间有“好吃不过饺子”的俗语,人们将饺子的形状捏得像元宝和麦穗,取来年财源滚滚的美意。在老百姓心中,除夕夜包饺子、吃饺子,已成为大多数家庭欢度除夕的一项重要活动,是任何山珍海味都无法取代的。
  除夕这一夜对山西人来说十分重要,夜里家家户户通宵达旦,欢聚畅谈,在狂欢中期待着十二时“交子”时刻的到来,称为“守岁”。年夜饭是除夕夜中的重要内容,丰盛的菜肴摆满一桌,一家人围坐桌前,在享受满桌佳肴盛馔的同时,也享受着亲人团聚的天伦之乐。随着时代的变迁,年夜饭的形式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出现了酒店年夜饭、旅行年夜饭的新潮流。但无论形式如何变化,年夜饭的宗旨就是要菜谱讲究吉祥如意,在追求色香味俱全的同时,也渴望在寓意上图个好彩头:火锅沸煮,热气腾腾,预示着“红红火火”,鱼取其谐音,象征着“年年有余”,油糕代表着“步步高升”,什锦铜火锅则取意为“蒸蒸日上”,这些集美味与美意于一身的佳肴,是民众生活的强力黏合剂,表达了山西人重家庭、讲民俗、懂礼仪的传统美德。
  正月初一俗称过大年,这天山西多数地方以饺子为主食。各家会在包饺子时将硬币放入其中,取吉祥如意,招财进宝之意。也有初一早上不吃饺子的,晋东南的沁县、武乡一带,初一早晨要吃隔宿的面条或挂面,取连年有余、长寿吉利之意。在大年初一早晨,太原要吃“翻身南瓜”,晋西则要饮红糖水,预示着新的一年甜滋滋。晋北地区正月初一早晨要吃素。百姓认为,新年第一天诸位神仙会查访人间,且这天不吃素相当于一年不吃素,象征着不杀生不害命,行善积德,可以免灾得福。吕梁中阳县不仅不吃肉,也不吃葱蒜,以此表达对佛祖的虔诚之心。
年味消散:
朴素中的回归
  正月二十俗称“小填仓节”,正月二十五为“老填仓节”,民间讲究这一天买米面将家中的粮囤填满,祭拜仓官,以此来祈求五谷丰登。古交一带用发酵好的面捏一个戴着官帽骑马的谷面人,将其放于碗内,漂浮于瓮中。放置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念诵祷词:“仓官爷爷饮马来,五谷粮食驮的来,大屯子圪堆满,小屯子往外流,谷儿碾米吃,好面供献爷,麻子榨了油,黑豆喂了牛”,表达了民众祈求五谷满仓的愿望。昔阳大寨会在这一天捏大肚人形的仓官爷,儿童会唱起“仓官爷,添仓来,糜子谷,扛得来”的歌谣,至此,春节的色彩已渐渐淡去,春天的脚步向人们走来,农田的活计等待农民去料理。
  山西大部分地方有“二月二,龙抬头”的习俗。民间认为,农历二月初二是上天主管云雨的龙抬头的日子,此后阳气上升,雨水增多,预示着当年会有好的收成。这一传统节日也意味着“年”的结束,人们在春忙中开始了新的起程。在临川县,每到二月二这一天,大多数人家要吃糯米面胡角,以示庆祝;柳林、灵石、河曲等地,在这一天要食用炒蚕豆,用炒豆的声音来模仿雷声。康熙《阳曲县志》中记载:“仲春二日,以石灰屑从井上引入其户,谚曰龙抬头,引龙线,社日昧爽,妇女作彩线人佩之,曰社线,食社面。”这一天的节俗食品很多,且多数冠以“龙”的名字,如把吃煮鸡蛋叫“吃龙蛋”,吃春饼叫“剥龙皮”,吃面条叫“挑龙头”等等。在民间,老百姓认为龙是百虫之王,在二月二这天祭龙王,除了有祈雨的愿望外,还表达了民众驱逐虫害,渴望丰收之意。
  民众从日常生活中走入春节狂欢,又从狂欢的状态中回归周而复始的日常生活。在两种状态的转换中,他们将自己对生活浓厚的情感,通过具有食用与审美双重功能的节日食俗展现出来,体现了山西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成为外界了解山西春节文化的一扇窗口。这不仅能够形成山西这一特定区域群体关于春节的集体记忆,更能随着时间的更移,凝聚成隐藏于人们心中的一抹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