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这车停这儿挺长时间了,没有一个月也有20多天了吧,停车费欠了好几百,前一阵子好几次有人想开走,都让我给拦下了,一听要交这么多停车费立马就停回去了。”北京望京地区某停车场的一位保安,指着角落里一辆满是尘土的分时租赁汽车告诉懂懂笔记,这停车费如果没人交清车肯定没法开走。

事实上,这只是分时租赁汽车所遭遇的各种尴尬中的一个缩影。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前不久,有媒体爆出分时租赁品牌途歌退出南京市场,且拖欠地勤员工工资一事。随后,途歌方面否认了这一系列消息,并且公布了新的一轮融资消息以提升士气。但就在融资消息宣布不久,再度有多名用户在网上表示途歌存在押金难退、拨打客服电话无人接听、线上客服推脱的情况。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在百度贴吧的“途歌吧”和新浪的黑猫投诉平台里,可以看到近期不少来自深圳、南京、成都、北京和广州等地的用户反映退押金困难、垫付油费退款难的情况,不少用户反映从申请退押金开始,已经超过7个工作日;有的接到平台回复,要等20天左右才会退押金。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有用户提示,建议迟迟未能拿到押金的用户拨打当地“12315”选择人工投诉,有可能会较快得到自己的押金。但仍有部分城市的用户反映,拨打当地12315 之后,得到反馈要求拨打北京的12315才能进行投诉。

一方面的官方再次融资的喜讯,一方面是用户在退还押金、垫付油费方面的抱怨,这究竟只是一家平台的个案,还是整个分时租赁汽车市场遭遇了寒潮?毕竟,途歌是这一市场中有较高知名度的企业,而从各方面信息的搜集整理中,我们也从不同角度了解到了这个市场如今的境况。

5年的时间,共享汽车的时间窗口在哪?

根据《汽车商业杂志》的统计,目前国内第一家汽车的分时租赁企业是注册于2013年6月14日的易卡绿色。这5年多时间内,分时租赁的企业陆陆续续出现了很多家,尤其是从2016年开始,趁着共享经济的大潮,一批批换了“共享汽车” 马甲的分时租赁企业出现在公众面前,也陆续获得了大量资本市场的追捧。

但随着共享经济大潮的消退,这些曾经火爆一时的“共享汽车”绝大多数已经倒下,留下来的企业也都脱去了“共享”马甲,回归到分时租赁的老路上。而那些倒下的企业中不乏曾经获得过千万元融资的存在,去年10月宣布破产解散的EZZY就是其中之一。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这期间,市场经历各种风雨,相关政策也都给予过不小的支持,例如2017年8月有关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鼓励使用新能源车辆开展分时租赁,并在充电基础设施布局和建设方面给予扶持。但大浪淘沙后,如今放眼整个市场,尚还“健在”的汽车分时租赁平台中,仍然没有出现独当一面的巨头。

很多平台虽然都活下来了,但体量都不是很大。分时租赁市场在整个大出行领域,不仅没有出现过类似共享单车领域中的那些明星企业,而且显得“低调”的有些过分。

除了此次被曝出遭遇各种困境的途歌之外,其他几家头部企业境况也不甚乐观。首汽集团旗下的GOFUN曾经在去年11月拿到2.14亿元的A轮融资,目前在分时租赁领域也算的上是领头羊之一,但是其月活用户仍然与市场预期相差较大。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7月份,GOFUN的月活用户只有134万人,而引发市场争议的途歌,月活用户更是仅剩6.35万人。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 分时租凭汽车

这样的整体用户体量,相较于网约车、共享单车头部平台那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体量,的确不在一个量级。而同为重资产运营模式的共享单车行业,在经历了星光耀眼之后也迅速告别了野蛮生长和疯狂扩张,如今早已进入整合期。资本市场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如今分时租赁似乎处在了极为尴尬的境地。

高门槛和“难言”的使用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