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益率下滑 “互联网宝宝”成长有压力

78只互联网宝宝规模低速增长 天弘余额宝货币同比下降28.3%

2019年05月01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报  

收益率下滑 “互联网宝宝”成长有压力

 

4月29日,融360发布《2019年一季度互联网宝宝报告》。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78只互联网宝宝对接的122只(较2018年末增加5只)货币基金的总规模为4.69万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了1.14%。

一季度末,互联网宝宝类货币基金规模排名第一的仍为天弘余额宝货币,规模为1.04万亿,同比下降28.3%。天弘余额宝货币自2018年6月开始增速下滑,已经连续四个季度规模收缩,2019年一季度同比下降38.72%。

报告显示,2018年至今,除了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年末互联网宝宝收益率略有反弹,其他时间均在持续下跌。2019年3月,互联网宝宝平均收益率为2.53%,同比下降了175BP。收益率最低点出现在2月份,平均收益率为2.42%,创近几年新低。

一季度互联网宝宝规模低速增长

根据wind数据显示,3月末货币基金的规模为8.29万亿元,所有78只互联网宝宝对接的货币基金约占56%。

从互联网宝宝的规模增速来看,仅2018年四季度的规模为负增长,2019年一季度又重回正增长趋势,但增速较低,难以回归曾经的高增长。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认为,2019年一季度互联网宝宝规模增速较低的原因,一方面在于货币基金的严监管,严禁货币基金冲规模;另一方面在于一季度股市行情较好,大量资金流入与股票相关的非货币基金,导致一季度公募基金规模暴增8000多亿。

天弘余额宝规模连续四个季度缩水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互联网宝宝类货币基金规模排名第一的仍为天弘余额宝货币,规模为1.04万亿,同比下降28.3%。天弘余额宝货币自2018年6月开始增速下滑,已经连续四个季度规模收缩,2019年一季度同比下降38.72%。

2019年4月10日,天弘余额宝货币取消个人交易账户持有额度及单日申购额度限制。此举或与天弘余额宝货币的规模不断下降有关,目前余额宝对接21只货币基金,对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起到了一定的分流作用,也进一步缓解了天弘余额宝货币的集中度压力,所以放开限购也是缓解规模进一步收缩的策略。

天弘余额宝货币的规模仍和排名第二的货币基金相差甚远,2019年一季度排名第二的为“建信现金添利货币A”,规模为2239.26亿元,天弘余额宝货币规模是该货币基金规模的4.6倍。

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宝宝系货币基金中,有6只银行系互联网宝宝,第三方支付系均为余额宝对接的货币基金。说明互联网宝宝仍是渠道为主的产品,除了支付宝强大的渠道外,银行在渠道方面占据主要优势,尤其是招商、建行、工行等高用户量的银行。

目前,余额宝共对接21只货币基金,除了“天弘余额宝货币”和“农银汇理日日鑫交易型货币A”的规模出现负增长外,其他19只货币基金均为正增长。报告认为,由此看出目前互联网宝宝对接越来越多的货币基金成为趋势,一方面可以稀释主流货币基金的集中度;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货币基金渠道为王的属性,促使货币基金更加积极地去找高流量平台代销。

2月平均收益率创近几年新低

2018年至今,除了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年末互联网宝宝收益率略有反弹,其他时间均在持续下跌。2019年3月,互联网宝宝平均收益率为2.53%,同比下降了175BP。收益率最低点出现在2月份,平均收益率为2.42%,创近几年新低。

一季度中,1月份由于年终流动性收紧的因素逐渐褪去,互联网宝宝收益率较2018年末有所下滑;2月份货币政策宽松,货币市场利率延续低位,互联网宝宝收益率跌至2.5%以下;3月中下旬,受银行季末考核和缴税等因素影响,资金面略有趋紧,互联网宝宝收益率又小幅升至2.53%。

具体来看,2019年一季度银行系宝宝收益率明显高于其他三类,收益率最低的为代销系互联网宝宝。银行系宝宝较代销系宝宝收益率平均高出35-45BP。所以投资者在进行选择时,可以多考虑银行系的互联网宝宝,当然平台的便利性也是互联网宝宝的主要参考因素。

收益率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宝宝,银行系有6只、代销系有3只、基金系1只、无第三方支付系。银行系宝宝在收益率方面更有优势,而第三方支付系宝宝在渠道方面更有优势,且微信的零钱通和支付宝的余额宝还具有支付功能,对于以追求功能为主的个人投资者来说更有吸引力。

预计未来收益率没有大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