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自闭症患人群,拥抱温暖生活,《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赋予现实言情IP新力量

“星星的孩子”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不聋,却对声响充耳不闻;他们不盲,却对周围人与物视而不见;他们不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人们如此描述自闭症人群。

  国外影视作品中讲述自闭症患者有不少经典之作,《雨人》是最被广为人知的描绘自闭症的电影;《非典型孤独》则以喜剧基调讲述一个患有非典型孤独症的男孩,如何在爱人和家人的帮助下成长的故事,还有《马拉松》《与光同行》等影片,这些关于自闭症的影视作品都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反映了自闭症患者的生活及心理历程。

  目前,国内有关自闭症的各种影视作品甚至文学作品还属于稀缺题材,但此类题材依然备受社会大众关注与讨论,此类作品通过对自闭症患者生活的表现和描述,唤起人与人之间对真情沟通的渴望,简单美好的向往。

  近日,现实主义都市温暖治愈系短篇小说《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深受读者追捧,该作品是阅文集团旗下潇湘书院人气作家半阙长歌的倾心力作,当高智商低情商的自闭症男孩遇上暖心少女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另类的邻居温馨恋爱又有着怎样的日常?

关注自闭症患人群,拥抱温暖生活,《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赋予现实言情IP新力量

半阙长歌——《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

  《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以写实的手法,讲述了“自闭症”患者柏川的生活、情感、事业的励志故事,无论从题材设定到故事的戏剧冲突,从饱满的人物形象到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引领,都让该作品充满感染力,有着过硬的影视化改编基础。

  关注“自闭症人群”心灵成长 打开现实言情题材新维度

  今年以来,《都挺好》等现实题材作品在收视、口碑方面都收获了亮眼成绩,也打开了现实主义题材IP改编化的新出口。此类题材可以说是多元社会、丰富生活的折射和缩影,涌动着动人心弦的力量。同时,现实题材作品更能触碰到更深刻的社会议题与人性议题。

  比如最近同样大火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向观众提出了“患有精神疾病的杀人犯该如何处置”的问题,这样棘手的问题或许更该交由法律公正来定夺。真正应当引起观众注意的是“精神疾病”与社会的关系。生活在时时刻刻处于高压的现代社会当中,越来越多复杂的精神疾病随之涌现。人们对待周遭陌生人尚且冷漠,对待精神病患者可想而知更是避之不及,这种恶性循环的冷暴力只会促成更多人出现精神上的疾病创伤。

关注自闭症患人群,拥抱温暖生活,《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赋予现实言情IP新力量

  《我们与恶的距离》

  不同于《我们与恶的距离》通过多个立场来讲一场无差别杀人事件发生以后其生活、心态各方面的变化,来讲述人性的复杂性。《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散发着温暖、明亮富有感染力的能量。该作品摒弃以往都市爱情剧中角色的套路化人设,模式化的症结,注入了更新鲜、生动的能量。

  男主柏川在作者的笔下是先天自闭症患者,通过柏川的言行举止,衣食住行等生活细节描写,向受众展现了自闭症患者的精神世界与现实生活。而女主安婧与自闭症男主朝夕相对的生活细节亦是温暖动人,两人间的一系列故事既具有生活的味道也充满浪漫气息,是一部情暖自闭症人群、真诚抚慰人心的疗愈之作。

  我们在面对“自闭症人群”应更多的给予尊重与理解,少一些猎奇心态,多一些真诚鼓励,他们的生活里需要我们更多的善意与温暖。就像安婧走进柏川的内心世界后,那份真诚的爱与陪伴让我们深深感动。在爱的陪伴下,柏川没有放弃自己,最终走出了“自闭症”,走向了人生的成功之路。

  温暖的情感可以打破自闭的壁垒,带领自闭者走向新生。通过《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这部著作,也让我们明白“自闭症患者”是善良、可爱的一群人,他们虽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但这个世界是美丽的、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他们能感知外界,他们渴望被爱;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比我们需要更多的安全感、需要更多的爱,这正是这部作品的现实意义所在。

  写实“甜宠”叙事风格彰显“暖心”

  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大众更渴望舒畅、惬意的暖心作品。相比于传统的浪漫爱情,主角的感情演进历经了各种磨难,但从头到尾“发糖”的结构和设定,满足了受众轻松观看的心态,无需投入太多情绪便可以获得极大心理慰藉。

  《原来我的邻居是大神啊》在故事逻辑建构上,以女主安婧重遇柏川作为故事开场,埋下强烈的悬念后,再以倒叙的方式讲述五年前两人从初识、相熟、相知,再到因误会而错过的全过程,作者对故事结构的搭建具有极强的剧作意识,为作品的影视化改编建立了良好的基础。

关注自闭症患人群,拥抱温暖生活,《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赋予现实言情IP新力量

半阙长歌——《原来我邻居是大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