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娃掉进污水井命悬一线 他跳下托起险丧命

3岁娃掉进污水井命悬一线 他跳下托起险丧命

从污水井里救出落井男童的王勇还在医院里,妻子李丽在护理。胡清摄

  3岁男童不慎掉进污水井,命悬一线。危急时刻,他毫不犹豫地跳进去使出全身力气向上托起孩子,上面好心人把男童和他拽上来。等把孩子救出来,他眼睛都睁不开了,全身都是污水污泥,还呛了好几口污水,自己险些丧命。

  获知孩子获救,仍在接受治疗的他尽管血压高、头晕眼睛疼,可他连称很值得,更不后悔自己的举动。

  这名救人的男子叫王勇,老家在陕西汉中市,今年46岁,4年前从驻葫芦岛某部副团级军官转业后自主择业,目前在葫芦岛骞亿房地产开发公司工作。

  昨日,记者在葫芦岛市中心医院见到了王勇,此时他正在接受输液治疗,设备时时监测着他的血压等指标。王勇的嘴唇和左手擦伤,妻子李丽不时用棉签擦拭伤处,喂些水。目前王勇的身体还有些虚弱,眼睛有一种灼烧的疼痛感,头部时有发晕,血压忽高忽低。但经过几天的治疗,各项生命体征已经趋于平稳。

  王勇的儿子今年18岁,在读高三。4月13日中午,王勇夫妻陪同孩子到原连山区医院旧址体检中心附近参加高考体检,在等待期间,夫妻俩和几个学生家长在外面闲聊。

  突然,不远处有个女子站在一个污水井边大喊:“快来人啊!孩子掉进井里了!救命啊!”

  原来,距离王勇不到20米远有个污水井,上面盖着块木板,有个孩子不慎落入井中。听到呼救声,王勇和十几个学生家长撒腿跑过去。等跑到近前,只见有个男孩在黏稠的污水里露出头正在扑腾,话也说不出来,水面距离井口一米多,伸胳臂根本够不到。

  王勇灵机一动,当即拽下自己的军用裤腰带顺下井,对孩子大喊“伸手抓住”,可孩子当时可能吓晕了,像没听到一样根本不知道抓裤腰带。现场还有好心人找来木板和笤帚等,但都不起作用。

  发现孩子意识渐失,王勇立马放下裤腰带,他找准孩子与井壁间的缝隙,“扑通”一下跳下污水井。“我身高1.65米、体重135斤,跳下去后整个人就沉入污水中,立马没影了。当时只感觉漆黑一片,尽管屏住呼吸一分多钟,但还是呛了好几口脏水。我使劲用双脚在井壁上蹬,终于蹬到能踩住的地方,一手撑着井壁,估算好孩子的大致位置,用另一只手抓住孩子的脚,拼尽全身力气往上托。对上面大喊:“快拽住孩子,我没劲了!”与此同时,井上的人在井口把身体顺下去接孩子,也有人在井口外拽住接孩子的人。

  把落井孩子救上来后,王勇也被人拽上来。“刚上来时,我的鼻子、眼睛、耳朵等都是污水污泥,啥也看不清,全身都脏兮兮的。呕吐几口后,我体力不支,虚弱地躺在地上。这时有人拎来两桶水往我身上浇。简单冲洗后,有好心人给找来衣裤。等到上急救车时,我浑身颤抖难受,到医院后好心人给我盖了3个大厚被保暖。”

  在跑向现场过程中,妻子李丽也跟着跑过来。王勇在拽下腰带时,李丽拽着丈夫的外衣;王勇跳下井救人时,李丽想拽可没拽住丈夫。看到丈夫跳下污水井没影了,她的心都悬到嗓子眼,“因担心污水井里有毒气和沼气,对身体有伤害。”

  后来总算大人和孩子都上来了,丈夫冒险救人一命,现在感觉既后怕又自豪,毕竟两个人都没事儿就是最大安慰。“我儿子马上就要高考,担心影响备考都没敢告诉他爸住院的事儿,等找机会再和孩子细说。几天来住院共花了1.4万元,都是自己家承担的。他一到晚上总折腾难受,睡不着觉,只能靠打安定。尽管他临危英勇救人在很多人心中形象越来越高大了,可我现在心情还很复杂,担心他以后有啥后遗症……”

  据医院传染科主任苗瑞新介绍,经120急救洗胃等处置后,王勇转到了感染科。当时王勇血压高、心率快,生命体征相对还算平稳。因污水井里有毒气或沼气,王勇有肺部感染、损伤和脑部损伤的可能,目前正在进一步对症治疗。

  “当时知道那是个什么井就敢跳下救人?”面对记者的提问,王勇没加思索地说:“当时什么也没多想,关键也没工夫想,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孩子沉下去吧!尽管还在住院治疗,但我从来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今后看到别人遇到难处,我还会伸手相帮,不伸手帮一把那不是我的性格。”

  王勇所在单位——葫芦岛骞亿房地产开发公司领导得知此事后,总经理李荣林,副总经理黄昌飞、王玉忠特意带着慰问金、鲜花果篮并会同物业公司经理等到医院看望。“王勇是公司工会主席兼任办公室主任,当兵出身,平时工作特别刻苦,有正义感,关键时刻能冲上去,这种精神值得每一个员工学习。以后公司会组织全体员工向王勇学习,学习他见义勇为、临危不惧的高尚情怀。”